×关闭

两名城管人的“武汉日记”

发布日期:2020-04-23 11:03

来源:武汉市城市管理执法委员会

       4月23日的《人民日报》第4版要闻的头条文章出现了武汉市武昌区城管局二桥清洁队环卫工高上元的名字《武汉环卫工高上元的抗疫日记——“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53岁的高上元,疫情期间,是一位在武昌方舱医院病区里,坚持全程保洁、消毒、清运垃圾工作的环卫工人。从2月7日到3月11日,34天时间里,他始终坚守方舱病区“战地”,并用日记记录下了自己参与方舱抗疫的点滴。

       同样有写日记习惯的还有武昌区南湖街城管中队队长夏鸣阳,因为“战疫”期间的“日记”记录。4月11日晚夏鸣阳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东方时空》,片中的一句“老娘,我想你了”看哭了许多人。

       一个月里两名武昌城管人,先后被中央媒体聚焦,他们做了些什么?又经历了什么?他们的日记,给出了答案。


高上元的“方舱日记”

2月6日:

       上午,高上元在工作调度群看到通知: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需要志愿者做保洁。“收到!”高上元第一时间报名。今天接到队长的电话通知,下午5点在队里集合,前往方舱医院,很荣幸成为一名方舱志愿者,终于可以为抗击疫情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心情有点小激动。”

2月8日:

       “今天工作比前两天顺手了很多,但还是觉得好累。身上被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一动就出汗,呼出的气把防护镜也弄糊了,看不清前面的路,防护服里面的衣服也全部湿透了。”

2月9日:

       “儿子今天给我打来电话,我没接。等我给他回过去的时候,这小子竟然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他怕我出事,埋怨我不该瞒着他偷偷来当志愿者,他说他也想来当志愿者,父子俩在一起有个照应。”

2月20日:

       在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评选活动中,高上元获得“战疫英雄奖”,并得到奖励1万元。知道消息后,高上元在日记里写下:“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在方舱医院坚守的日子里,高上元每天牵挂着儿子,也经常会想起去世已久的妻子,这份思念也被他写进了日记:“此时此刻,我很想念老婆。”

      “老婆,今天你离开我和孩子整整11年了,在梦里总想看看你,你还好吗?孩子长得比我还高,也很乖,很听话,很懂事。我们有那么多的不舍,现在只能在回忆中想念你的模样,想念曾经我们美好的日子。”

       “今年武汉的疫情很严峻,我身体很好,现在在一线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夏鸣阳的“战疫日记”

       2月15日下午3点,武汉风雪交加。我接到任务,需接送两名出舱患者到隔离点,我提前来到交接地点,顺利将两名康复患者送到了隔离点。

       2月15日下午3点,武汉风雪交加。我接到任务,需接送两名出舱患者到隔离点,我提前来到交接地点,顺利将两名康复患者送到了隔离点。

       2月25日、26日,我带领党员对辖区10户困难老人、独居空巢老人进行慰问,并送去蔬菜和水果。70多岁的独居老人何淑云,子女不在身边,疫情发生以来备感孤独,对城管党员的关爱连声称谢。

       2月29日10点多,南湖街城管中队在街面巡查时,一蛋糕店老板委托我,帮助转送260斤爱心鱼给独居老人或困难家庭。我了解情况后,带路将鱼运至南湖街宁松社区,并联系社区书记张艳,将鱼分送给独居老人、残疾人家庭、困难家庭、失独家庭。

       家住松涛苑C区9栋70多岁的郑婆婆,老伴年前去世,儿子患精神疾病住院,儿媳离家出走,郑婆婆与7岁的孙女相依为命。疫情发生后两人就没出过门,当城管人员和社区工作者给她送鱼时,她双手合十感动得直哽咽:要不是你们帮助,我们祖孙俩一点办法也没有!

       3月11日傍晚6点20,我送完最后一批酒精后,抽空给85岁的独居老娘打了个电话。才讲一句,电话那头就传来啜泣声,我也该抽空去看看老娘了。

       两位城管人的日记,朴实又真实,简单的文字,记录的是他们在这一场“战疫”中的点滴经历和心路历程。字里行间,有对家人的牵挂、思念,也有对职责使命的践行、坚守。

他们是普通人

       “刚开始穿着防护服走进方舱医院的时候,我也有点怕,没有经历过啊,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我母亲85岁了,非常挂念她,但是因为疫情工作忙,加上我接送过发热病人,怕有什么风险,也挺担心的……”

他们是城管人

       进入方舱,穿一件防护服就要花费半个小时,一个班次的工作时间3个小时,再次进入必须更换防护服。

       “全副武装”之下,高上元一天一般要进舱两次,要在方舱里完成清扫、消毒、清运垃圾的全套保洁工序,在许多病人的要求下,还要用抹布给他们的床头柜、床架擦拭消毒。

       第一批环卫志愿者离开了,高上元留了下来,给第二批志愿者做培训、做指导,教他们如何让防护服密不透风,怎样清洁消杀更高效

       从1月23日离开家去到抗疫一线,到3月25日结束工作后的隔离观察回到家中,高上元2个月没有着家。

       疫情发生后,57岁的夏鸣阳即接到了“出征通知”。

       来不及跟独居的85岁老母亲细说,顾不上跟3岁的小外孙解释,稍作安排后,即到防疫一线报到。

       从2月1日起就一直在“疫线”忙碌,40天没回过家了。

       除了城管的日常工作,要担负起物资运输、病人摆渡、协助社区防控等工作。南湖街城管专门将两辆执法车改装成摆渡车,接送患者。工作繁忙人手不足,除了搬运工、宣传员、防控人员,夏鸣阳又兼职做起了“摆渡人”,他说:“不能耽误病人就医”。

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动

更让人肃然起敬

因为媒体的报道

让全国更多的人知道了

武汉人的抗疫点滴

了解了更多战疫背后的人和事

也让更多人认识了武汉重启背后

那些默默付出的城管人、武汉人、普通人


武汉市城市管理执法委员会 武汉市汉口胜利街305号  【网站地图】
政府网站标识码:4201000025  鄂ICP备1601444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101号